媒體報道
内挂无英雄传奇-祸女萧墙,中文字幕乱伦视频
時間:2019-11-23
0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編者按: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
 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邓蒂尼奥。  鄭建衛 攝
 
内挂无英雄传奇 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
兄妹本子 周克禹 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  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
昏鸦往东。 周克禹 攝
 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
克劳福德过人集锦  鄭建衛  攝
 
借在泰國經營珠寶生意名義,與前船長余上方勾結,通過遠洋貨船販毒,他們已經用這種方式成功販毒多次。2016年4月2日泰國警方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這起販毒案情。在泰國電視台發布的新聞視頻裏,白明宇、饒小虎等四人被帶到現場,他們手被銬在背後,戴著腳鐐,坐在椅子上,低著頭。“很多記者在拍我們,我想直視鏡頭,證明我是清白的,但是手銬背著直不起腰。”白明宇說。當天下午,四人被告知,“因持有運輸48公斤海洛因毒品,將被起訴。”饒小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,負責送貨的台灣人和司機,分別被列為第一被告和第二被告,白明宇和饒小虎是該案的第三和第四被告。泰國檢方起訴前,是期限未定的牢獄期。監獄和饒小虎在電視裏見到的一樣,鐵門高墻,繞著一圈一圈的鐵絲網。他們戴著腳鐐站在過道裏,被要求脫光衣服,獄警指揮著他們站起來,蹲下去,站起來,蹲下去。然後坐在地板上等著分囚服,地面滾燙。一間房睡七八十人,鋪著薄薄的毯子,頭對著頭,腳對著腳,新來的犯人只能睡在牢房裏的廁所旁,因為空間太小,雙手只能合抱放在胸前,雙腳屈著。白明宇說,入監的第一個月是“新人訓練”,得出一個小時操,然後手肘撐地匍匐前進。饒小虎記得操場上有張大桌子,他們一個個爬著上桌,再爬下來,“耍猴一樣”。獄警也時常懲罰在押人員。白明宇見過被懲罰的人得學蛇爬,身體著地,爬過老犯人的胯下。有一次他也被要求這樣接受懲罰,他覺得太屈辱,和獄警解釋說心律不齊不能爬,於是被罰掃了半個月廁所。“新人訓練”後,他們被分去不同的監舍關押。他們借來信紙和郵票,給家人寫信,請他們聯系上海遠洋對外勞務公司,求助中國駐泰國大使館。為了寬慰家人,饒小虎在信中寫道,“我在監獄裏很好,兒子什麽都沒做,我相信會有公平的處理”。事實上,饒小虎整宿難眠,不時頭痛,想到父母和女朋友就流眼淚,“很冤枉,當個班,幫忙搬一下東西,平白無故遭受這些。”2016年5月,饒小虎的媽媽和女朋友林娟到泰國監獄,隔著玻璃見到了饒小虎二人,他們穿著土黃色的囚衣,戴著腳鐐,“整個人黑瘦,受了多少苦,他都不會喊苦,”事隔三年後,饒小虎媽媽提及此景,仍眼睛泛紅。她們往二人的賬號打了吃飯的錢,蛋炒飯都很貴,見不到幾塊雞蛋,幾個人拿勺子挖著吃。監獄的飯菜是沒削皮的地瓜和南瓜粥,“餵豬都沒有這麽差,出獄後再也沒吃過南瓜。”

上壹篇: 校友邦登录系统
下壹篇:嘚组词

冀公網安備 52636號